心灵文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加入
搜索
关注: 本站Q群:101614907 微信公众号:xlwx-cn 新浪微博:@心灵文学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蓝忧无泪
收起左侧

[公告事务] 关于本站将长期使用《散文诗》作为奖品的告知

[复制链接]
欧阳平 发表于 2016-2-19 09: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更能激励创作热情,是很好的想法。
——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月下静走 发表于 2017-4-16 14: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绝对是个好主意!顶起!
不光要奖励优秀作者,普通作者也要奖励以鼓励进步

普通作者的奖励可以安照其坚持时间或者创作量等


——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楼主| 蓝忧无泪 发表于 2017-5-5 21: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散文诗杂志主编:不能为钱降低杂志档次
“你们大老远的从长沙跑来采访,但我个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张扬的啊!一个编杂志的人,长时期为人作嫁衣,已经不看重什么荣誉了。虽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这个荣誉非常高,能够获得也不容易,但我更愿意就我们《散文诗》杂志的事情和你交流交流。”2013年5月9日,《散文诗》杂志主编冯明德甫与记者见面就这样说。
《散文诗》是益阳市文学艺术联合会主办的刊物。说起老冯与这本杂志的缘份,还有几分传奇色彩。1986年5月,冯明德在一次酒后遇到了《散文诗》的创办人邹岳汉。那时,冯是益阳市床单厂的工会副主席。邹岳汉当时是该杂志的主编,他说:“小冯你平时喜欢写写画画,现在市文联的专职干部调走了,我们把你借来怎么样?”其实,说是市文联的专职干部,实际就是协助邹编辑《散文诗》杂志。面红耳赤的冯明德头脑一热,答应了。
借调到文联后,冯明德才知道当时这个杂志是个既无编制、又无经费、也无场地的“三无”单位。更重要的是,这个杂志还没有刊号,每一期都由几个文学青年自费筹资印刷。“我是第二期开始接手具体编辑工作的,记得为了节约几个制版费,我们居然出版了两个第三期。”
生活中的冯明德更像一个艺术家,长发披肩,说起话来手舞足蹈,快言快语:“我个人不看重荣誉并不代表我们这个杂志不需要社会的支持。办纯文学杂志这么多年,我始终认为政府不能不支持,但也不能太支持,太多的支持实际会使办刊物的人产生依赖性,使其不思进取……”冯明德一说起办杂志就特别兴奋。“今年,我们的工资开始改为财政支出,我工作了这么多年,终于第一次吃上‘皇粮’了。不过,我相信我们这些人是不会变懒的,因为我们都想使《散文诗》更上一个台阶。”
杂志没上柜就吸引了女大学生,小拖车拉出了大市场
1992年《散文诗》获得了公开出版物的刊号。在此之前,《散文诗》在原益阳市文化馆借用一间10来平方米的办公室办公,有读者来访,只能起身让座或到走廊上说话。1995年到2000年,杂志又移到益阳市总工会租用一套旧车库办公,简陋的办公设施、狭小的空间,冯明德等几位工作人员夏天是短裤赤膊上阵,冬天则是生着炭炉取暖。
“不过,从那时开始,就经常有作者专门来到编辑部谈散文诗。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来了精神。你不知道,我们这些喜欢文学的人的‘疯劲’的,为了诗,我们可以不吃不睡。”也正是凭这股‘疯劲’,冯明德等人很快就使《散文诗》站稳了脚跟。“这些年纯文学刊物普遍不景气,为了在这个大背景下有所突破,我们这些编辑就成了推销员、搬运工。我们时常会利用出差的机会,把刊物带到省外。”
1988年上半年,益阳市文联组织人员到河北等地考察学习,冯明德他们用一辆行李小拖车,拉着1000册当年第5期《散文诗》到石家庄邮局报刊零售公司联系代销,该公司经理对名不见经传的《散文诗》不熟悉,加上当时市面上到处都是美人图系列的言情杂志和刀光剑影的武侠小说,根本就不屑于销售纯文学刊物。“我好说歹说他就是不松口,只好提出自己站柜台在其报刊门市上摆放刊物试销。说来凑巧,刊物还没摆上柜台,碰巧河北大学一女生路过,一见我们的杂志就爱不释手……就这样,那经理动心了,他说:‘想不到这小小的诗歌刊物也有人喜欢,你们千里迢迢从湖南来也不容易,就全部放到这里代销吧!’”
冯明德却只放了300册在石家庄代销,余下的刊物又用小拖车拉到了北京、南昌等地开辟销售点。“作为主编,我感到最高兴的是,现在我们杂志的几位编辑在寄发刊物时,卸车、打包等都是自己动手干。为适应现代节奏,接收网上来稿,没有资金添置电脑,编辑们就从自己家里搬来电脑用。出差在外,仍是随时随地抽时间了解市场行情,开辟发行网点。”不过,值得要说的就是,整个《散文诗》杂志连冯明德一起在内也就3个编辑和一个负责发行的人员。
“我们离怪物还有一段距离,但已经十足的另类了”
而今,散文诗可谓声名远播。老冯说:“我们几个编辑却并未因此搞到什么钱,很多时候,我们仿佛仍旧是停留在上个世纪80年代文学青年的层面上,我们更看重精神的东西。”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们杂志现在每本订价是3元,除去印刷、发行以及稿费,可以赚到3角钱。也就是说,我们每个月有2万元左右的毛收入,我们4个人的人员工资以及办公费用全在这2万元里开销,时常,来个什么客人的,我们都只能私人掏钱来接待。”
曾经多次有人建议,利用《散文诗》现有的影响参与一些商业活动。“那样的确可以赚到一些钱,在短期内,我们的钱包也可以鼓起来点。但是,如果杂志的版面充斥着广告,那就势必会降低杂志的档次,所以,我宁愿不要钱……我们千万不能为了增加几个钱而使杂志有半点损伤啊!”
在冯明德看来,《散文诗》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偏于一隅。地处在益阳这个经济和信息相对滞后的地方,金钱这些东西对他们的冲击还不是那么明显。同时,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除了一心一意地把现有这个杂志编辑好之外,别无其他的奢望,也不敢有其他的奢望。”
近几年,益阳市对《散文诗》增加了部分投入,但这些钱相对于《散文诗》发展的需要仍然是杯水车薪。“我们想拥有更多的钱把杂志办得再风光一些,但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很多时候,我们只能面对现实……”
一次,恰逢几个企业界的朋友来看望老冯,见老冯这些人边喝着一杯清茶边一板正经地讨论着文学话题很不理解:“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这些人还对这些话题感兴趣?”老冯冲那几个朋友笑了笑,轻言细语地说:“也许每个时代都有几个怪物和另类,我们这些人虽离怪物还有一段距离,但已经是一个十足的另类了。”
“散文诗只是一条小溪,我们要使它能够潺潺地流下去”
《散文诗》在益阳市仅发行22本,在湖南省的发行量也只在全国排行12位,但在广东等经济发达地区发行量却十分可观。“很多外地读者知道《散文诗》在益阳,益阳有个《散文诗》。每年,都有不少外地读者和散文诗爱好者来到益阳,来到《散文诗》杂志社。湖南城市学院有学生曾告诉我,因为《散文诗》才报考益阳的大学。湖北大学三位刚毕业的女生因为《散文诗》,专程来益阳求职……”冯明德说。
据悉,《散文诗》是全国9468种期刊中主办城市最小、在职人员最少、办公条件最简陋,但它逐步形成了作品求精短,形式求精美、印制求精良的“三精”独特风格,并进一步朝“精品化、大众化、礼品化、审美化”的方向发展。22年来,出刊200多期。期发行量由最初的3000册增加到7万册,年发行量80万册、总发量逾1000余万册,成为了我国新世纪以来发行量最大的诗歌刊物。
“我们先后出席了北京中国报刊业发展成就博览会、香港第六届国际书展、莱比锡国际书刊博览会。《人民日报》、《中国新闻出版报》、《文艺报》及全国各大诗刊诗报、网站曾予以报道或有专文评介,并被载入《中国当代文学史纲》。《散文诗》被评为‘中国期刊方阵双效期刊’、‘第二届国家期刊奖百种重点期刊’、‘第三届国家期刊奖提名奖’。2006年《散文诗》出席中共中央宣传部召开的‘品质·特色·发展——全国中小型期刊办刊经验交流会’,并在会上作为全国文学期刊的惟一代表介绍经验。”冯明德边向记者介绍这些,边陷入了沉思。
“我觉得网络是我们纯文学刊物的最大敌人。我现在要思考的就是,《散文诗》如何面对网络的冲击?时代在变,《散文诗》杂志也得变。所以,我们无论是办刊宗旨还是办刊思路都得变……”在冯明德看来,许多路不是有多难走,而是能够走多远。
“如果文学是一条大河,那散文诗仅仅只是一条小溪。我个人认为,高扬艺术的旗帜,坚守高雅文学的净土并非神话,关键是怎么去做?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如何使这条小溪能够潺潺地流下去,不求汹涌澎湃,但求永不干涸。”
三言二拍:坚守净土
冯明德因把一本纯文学刊物《散文诗》办得红红火火而被授予“2007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初闻这一消息,我着实有些惊讶。曾记得还是文学青年的时候,我就拜读过《散文诗》,这些年下来,由于忙于生计,很少再去读《散文诗》。当然,这样说其实也是一种托辞,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随着纯文学热的降温,关注点发生了变化。
虽没常读《散文诗》但并代表我对该杂志没有兴趣。时间催人老,然而,青春年少时那美妙的文学情结却不曾老去,因此,稍有时间,我就喜欢去翻看那些文学刊物,并从中汲取营养以丰富自己的人生。诚然,这是一件十分欣慰的事情,也是一次心灵的完美旅行。所以,我无论如何都应该去感谢像冯明德以及《散文诗》这样的人、这样的杂志,正是他们坚守了那样的一方净土,才使得我们的生活意趣洋溢;才使得每一个疲惫的灵魂得以慰藉。
在纯文学普遍不景气的大背景下,《散文诗》能够坚持下来而且路子越走越宽广,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我之所以前去采访冯明德就是想去了解创造这个奇迹背后的东西。遗憾的是,《散文诗》的成功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值得揭的秘密,除了默默地坚守就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朝前走。“每一期杂志的内容我都得反复地斟酌,太艺术化了就没有市场,太通俗了却没有艺术品位。要做到这二者的完美结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前去采访冯明德那天,恰逢他49岁的生日。“我在《散文诗》一做就是20多年了,再过10年左右,我得离开这个心爱的岗位。我想,我还是有信心能够将《散文诗》坚持下去的。可是,是否能够将《散文诗》长成一棵不老的长青树我却没有把握。”冯明德这样说我是可以理解的,纯文学刊物的前景的确不容乐观。现今,很多大地方的那些声名赫赫的刊物都难以维持下去,何况地处中小城市的《散文诗》?
年初,湖南确立了“文化强省”的战略。我想,一个文化大省应该要有一家在全国乃至国际上叫得响的文化杂志才行。当然,《散文诗》没能够达得到这个高度,但它的成功不失为一种努力的方向!
真正的散文诗是有灵魂的,有了灵魂的散文诗每一个字都会活起来,灵光闪闪;真正的杂志也是有灵魂的,有了灵魂的杂志每一篇文章都会动起来,魅力四射。长沙晚报首席记者 范亚湘 实习生 旷 蝶
——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联系我们|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心灵文学网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4-20 16:53 , Processed in 0.10048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and 赞助本平台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