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文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加入
搜索
关注: 本站Q群:101614907 微信公众号:xlwx-cn 新浪微博:@心灵文学
查看: 380|回复: 1
收起左侧

[小说] 打牙祭

[复制链接]
孙文俊 发表于 2016-9-23 15: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世纪八十年代,还处在计划经济的后期,各种生活物品都按计划供给。生活上十分清淡,城镇居民一个月只有一斤肉票,大部分伙食团是半个月能吃一次(猪)肉,所以叫打牙祭。在我一生中遇到一次打牙祭,其情节跌宕起伏,永远都记忆犹新。
    我是八十年代初期参加工作,在基层供销社。那时的供销社按当地的话讲还是很红火,日常用品要靠在供销社购买,农村生产的农附、畜牧产品要靠供销社销售。逢赶集(场),供销社门前一般是人山人海,挤的水泄不通。刚进供销社两个月,就安排在农附、畜牧产品门市学收购。农附产品收购门市,在小一点的乡镇,一般只有一个门市,百货门市相对较多。农附产品的收购又是技术活,需要对农附产品进行质量鉴别,安排在农附产品门市上班的人,都是业务素质比较强。对于我这个刚参加工作的就安排去学收购,既昭示了领导的重视培养,也说明了人生中勤劳和苦命是相连的。有一个赶集天的早上,我还未起床,收购门市前就已经排起了长队。我和站里的一个老同志及时进入工作状态,气味臭薰薰,讨价还价闹轰轰,我只好小心的去应对。有一位老妇人声音十分凄怆,不停的讲自己病得受不了,要到医院去看病,要求先将她的羊毛收了,其他排队的人,就是不同意。刚跳龙门的我对这复杂局面还未经历,想到她可怜,武断地在一片骂声中先验收她的羊毛,5斤羊毛合9.9元钱,向她讲清楚,等她去看病回来领取正式单据,她回答我,感觉身上比较痛,叫其在中学读书的儿子来拿单据领钱就是了。我答应后继续投入紧张的工作,下午快下班时,有一位男孩子来说出了具体的细节,我把单据交他后也就没在意此事了。到晚上,这个女人来了,说看病担误了时间,这时来领单据。晴天霹雳呀,当时的9.9元钱刚好是我半月的工资,在当时的农村,以工分来分配钱粮,有的一家人全年都苦不来的这点钱。我说:“你的单据不是让你家学生来领走了吗?“她回答我说:“自己连子女都没有,哪来的学生。”,我自认为是办清楚了的,尽量说好话,让她放过我。这老妇人就是不听,不给钱就要死在门前,闹的不可开交,终于惊动了领导,前来解决此事。简单了解后,此人确实没儿女,认为是我的失误,是我发错给别人了,找不到是被骗的理由,对我进行批评后决定让我先赔,纪律问题等后处理。可身上哪有那么多钱,又求领导先用公款把钱垫付,等下月工资上扣,才将事件平息。不几天,供销社开会,在会上领导也就此事进行批评,要我写检查,根据态度进行处理,同时遇到国家发放国库券,必须认购10元。刚到一个地点人生地不熟,本来只有24元的工资,又因无钱时,已经向一同在收购站的老同志借了5元,这事一赶上来,下月连生活费没着落,更别说有钱还人了,真不知怎么办。认命吧,不仅眼前难关难度,未来阴影重重。只好跑去派出所报案,可派出所的警察说这不好查,真是9.9元难倒英雄汉了。又不愿这样吃亏。我约与我一同搞收购的老同志,利用休息时间到各处去了解。因此事印象深,来领单据的小孩按年龄看,应当是中学生了。到学校与很多学生私下交淡,我将能记住的特征与他们讲,最后锁定在一个学生身上,可这名学生前几天辍学了,增强了就是此人骗我钱的认定,我及时将这些情况再次向派出所反映。可那个年代的农村,偷盗案子多,派出所人手又少,此事对一个人是大事,在一个乡不算大案,小案要排时间来管。我就反复的去找派出所,把派出所的警察都混熟了(为后面调派出所作了铺垫),派出所根据我所反映的情况,警察也清楚了全过程,碍于我的情面先处理我的案子。派出所的所长和一名警察带着我和同事,经过几小时的路程走到一家人,一个老者出来打招呼时,有一个小孩从他身边就跑出了门,我一看有点象骗我钱的人,派出所的警察在忙着和这老者打招呼,还喊其主任,没时间听我说话。我就同事跑去追这个小孩,想着9.9元的救急钱在闪现,没多久就将这个小孩追上了,不等我们发威,小孩就向我们承认了,但没钱赔,并要求饶他,不能向其爹妈反映,还不来向派出所的人投案。我叫同事守着,赶紧回来向所长反映,骗子找到了。可我说一句,所长打挡一句,没人管这事的意思,感觉和派出所的已经熟了,就自己在他们的包里找手铐,那时对认为违法的人,派出所和当地民兵对其进行捆绑,上手铐我也常见,就准备自己去帮他们把人铐来。所长就吼我,不准再说此事。那时对警察真有点畏惧,就还真不敢再出声。所长叫另一警察去将我的同事也叫回来。我和同事只有默默无言的呆在一边,听派出所的和这个主任摆龙门阵。从他们的讲话中,知道这个老者是行政村自保主任,所谈的内容都是如何防盗防火,同时讲到他家娃儿就是不读书,要求派出所的帮忙劝说,所有的内容与我的钱就是不沾边,就是没说一句如何追我的钱。
    这家人对我们今天的到来相当热情,一进屋家中所有的人都张罗着煮饭,从火炕上把一个猪坐礅(猪臀部)放火上烧,一些人推豆花,都是好东西,平常一般人家过春节也不一定全都吃上。尽管很久没有吃肉了,这些好吃的对我还是没有吸引力,一直想着我的钱。当时享受国家供应的人,虽然每月只发一市斤肉票,用9.9元,可以消费一年多的肉票供应了。到吃饭时,就自保主任与我们共五人一桌,这里与我们老家比较都还封建多,妇女和小孩都不能上桌,在如此严格的家规下,还会出一个小骗子,我都觉得奇怪。那个年代,在别人家做客,是不会自己夹菜的,特别是肉类,都要等主人家叫时才出手,对肉菜一般由主人夹到碗里才有吃的,是基本的礼貌。慢慢感觉情况不对,主人家已帮警察叔叔夹了两次肉了,就是没有我和同事的份,虽然所长叔叔也礼节叫我“娃儿,你夹来吃。”可主人家的区别对待,表现出的小气,我不好意思自己去夹肉,也想通了这样的家庭出一个小骗子就正常。越是这样觉得今天的肉很香。追钱还不见希望,连吃饭时肉也没份,心里不是滋味。常言说年少轻狂,我才18岁。如果今天钱追不回来,还跑那么远来看别人吃肉,不亏大了。想办法先吃上肉再说,也让主人家知道我的聪明。我问所长“叔,你喜欢吃肥的还是瘦的?”所长回答:“肥的好吃,瘦的塞牙齿。”我说:“叔,我喜欢吃瘦的。”顺势将桌子中间的一大碗肉放到面前,用筷子朝肥瘦之间一分,就成了肥瘦两边,把肥瘦搭配的夹给两警察叔叔,瘦的全分到我和同事的碗里,一点没分给主人家。警察叔叔只知道:“娃儿,你太鲁粗。好东西要慢慢吃嘛!”就从自己碗里把肉夹回大碗里,这档儿我张大嘴巴吃了两大口,等所长叔叔来回夹我碗中肉时,我嘴角都在冒油。通过这番折腾,主人家已知道了我的历害,每次分肉时,就先分我,嘴里说着“这个娃儿喜欢吃肉。”的废话不断讽刺我,我才不管,反正来者不拒,一顿饭吃下来,最终我吃的肉是最多的,害我不断打油饱嗝,追钱的事无望就不管了。在回来的路上,所长对我讲:“娃儿,你讲的话,我都听见了,那还是个学生,是不能铐人家,如果处理他一次,一生就可能废,学生主要是靠教育,你才出来工作,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我说“叔,我的钱怎么办?”所长回答:“我去找你们领导处理,不会扣你的钱就是了。”钱的事不担心了,心情变得好多了,就一路不停的油饱嗝让人不消停,倒还还担心吃了那么多肉会拉肚子。所长又说:“全国的严打马上开始了,派出所人手少,很需要人,你做好准备,看得出你有点小聪明,我准备把你先借用到派出所来。”没几天,我就到派出所上班了,也看到这个“小骗子”在学校上课了,此事留下最深印象,就是肉的味道和打饱隔的过程。
   

作者:孙文俊,男,现年50岁,中共党员,云南省大关县人,现云南省大关县防震减灾局干部。
邮箱:657400  13658706266
地址:云南省大关县县城佳圆小区旁,大关县防震减灾局

——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联系我们|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心灵文学网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8-18 19:07 , Processed in 0.06039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and xlwx.cn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